皇城国际娱乐城网络博彩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运城日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热度0票 浏览362次 时间:2019年3月22日 09:07
  我一直想写写我的母亲,却不知从哪里写起,好多次提起笔又放下,放下又拿起,从有这个念头到现在落笔成文,一拖就是二十多年。
  母亲1947年出生在泓芝驿镇西翟底村一个贫穷的家庭,兄弟姊妹八人她排行老二。为了减轻外公外婆的负担,母亲只读了几年书就停学在家,承担起生活的重担,小小年纪就和大人一样下地干活。长姐如母,母亲在干农活、帮外婆做家务的同时,还要照顾自己的弟弟妹妹,常常是背着我的小舅舅,手里拖着我的小姨姨,到地里找吃的,去镇上看热闹。直到现在,舅舅姨姨们还时常说起母亲对他们的好。
  母亲虽然没有多少文化,但识大体,明大局,积极追求进步,19岁时就入了党,这在她的同龄人中是很少有的。母亲入党不是为了升官发财,也不是为了图名图利,事实上入党后的母亲更忙了,更累了。她要干好生产队分的活,要做好家务,还要开会学习,要承担很多分外工作,但越忙越为大家服务,母亲越高兴,她的精神就越好。母亲说,党员就是为群众服务的,干得越多说明群众越认可咱,说明生产队越需要咱,这是党员的本分,也是自己的光荣。
  1967年,母亲嫁到北相公社东古村,与我父亲结婚。当时的农村很贫困,我们家更是清苦。母亲个性要强,凡是自己能做到的,绝不求人,再苦再难也不在人前抱怨,而是默默努力,用十倍、百倍的付出去改变生活。母亲是家里的长嫂,当年二爸准备结婚需要新房,她带着我们让出自己的新院,搬到又旧又小的老院。从搬进老院那一天起,母亲就立志要重新盖起新房。
  那时候吃都吃不饱,要盖房子谈何容易!坚强的母亲用3年时间,硬是靠节省攒够了盖房的物和钱。怎么省呢?拿盖房时做饭要用的油来说,当年生产队每年分3斤半棉籽油,母亲每次炒菜用筷子在油罐里蘸一蘸,然后在锅棱上敲一敲滴几滴油,再添上酱油炒菜,就这样攒下了12斤油。为了攒粮食,我们家硬是从牙缝里省,平常吃的都是玉米面馍。父亲在运城工作,总带着玉米面馍和咸菜,一吃就是一星期,从来不敢吃灶上一样菜。就这样才有了到盖房时,我们家每天能给匠人们吃顿小麦馍,上梁时还炸了油饼,终于盖起了新房。
  母亲为人刚强,对我们兄弟俩要求也十分严厉。记的母亲在北相公社开党员培训会的时候,一连半个月都带着我们兄弟俩。到了吃饭的时候,每个党员发一张饭票,我们三人吃一份饭,一位党员婶婶看见后要给我们一点吃的,我和弟弟死活不要,惹的党员婶婶不高兴,说我母亲:“这娃死犟,看给娃管的。”其实,我很想吃,但没有母亲的允许,再饿也不敢吃。如果贪一时之快,回到家里母亲一定会狠狠的打我们的手来教育我们。直到母亲说“婶婶给的,你们拿上吧”,我才拿上婶婶给的馒头和弟弟吃了起来。不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施,是母亲教给我的精神财富,也成了我为人处事的一个标准。
  母亲勤劳能干,曾担任过生产队的妇女队长,获得不少奖杯奖状,还被公社评为模范,佩戴着大红花上台领奖。那年联产经营,分田到户,我们家人少地少,养不起牲口。别人用牛耕地,母亲用锨翻地。人家驾马拉耧种麦,母亲用她那瘦小的肩膀拉耧播种。人们用牛车、马车甚至驴车拉东西,我们家硬是靠母亲和父亲用人拉车,靠着肩膀拉麦、拉玉米、拉豆子、拉粮食。我十多岁大,为减轻家里负担随母亲用锨翻地,用肩膀拉耙拉耧、拉麦,这才真正体会到母亲为家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劳苦。
  母亲一辈子都在忙,从没有好好歇过,农闲时母亲就纺棉花织布,用手一针一线做衣服、纳鞋底。多少年来,总是咔嗒、咔嗒的织布声伴我入眠,刺啦、刺啦的纳底声响在耳畔。一年四季,母亲就似上了发条的闹钟,一刻不停歇的在劳做。春节我们穿着新衣服,母亲舍不得为自己做新衣服,而把旧衣洗得干干净净穿上过年。我说,“妈,你怎么不穿新衣服啊。”母亲说,“你们小娃盼年吃白馍穿新衣服,大人不讲究这些。”母亲贴心窝的话,让我暖了一辈子。
  母亲善良且为人实诚。记得小时候,村里常常有外地来讨饭的,母亲就给他们送块馍端碗水。队里谁家有事她都去帮忙,而且实打实挑脏活、干重活,和面、蒸馍、担水、炸油货等等,别人躲都来不及的活,母亲却抢着干。身教胜于言教,母亲用她的一言一行,教我们这些后辈学会了如何做人,为人父母。
  2015年母亲患病住院,我和弟弟轮流照护,母亲出院后坚持和病魔作斗争,蹲、起、拉手,自己行走在田间小路锻炼。儿媳为了婆婆康复,专程去天津学中医火疗,为母亲做火疗按摩,终于病情好转。闲不住的母亲又开始干各种家务,尽自己的努力减轻儿们的负担。
  母亲,你付出了太多太多……我早已成家立业,连孙辈也有了自己的事业。母亲,你该歇歇了,不能再让你操心了。我们问母亲还需要什么,她总是说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吃饱穿暖,干干净净就行啦。孙女们买来新衣服和保健品,孙子买回了好吃的,我们给母亲房安装了锅炉,买了空调、洗衣机、电磁炉,母亲说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十倍都不止。
  我总在想,人到暮年最需要什么?需要的是关爱。我们不管到哪里,都要时时记起在生我养我的地方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,那是疼我爱我的母亲,她的幸福就是我们的幸福,她的快乐就是我们的快乐…… (解康生)
(编辑 吴琪萌)
                      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|  |  |  |  | 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9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