体育在线投注

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: 运城晚报 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
热度0票 浏览407次 时间:2019年3月25日 16:26
▲百岁老人罗新民(左二)与家人在一起
  □罗永康
  过了2019春节,按虚岁来算,父亲在栲栳镇的十里八乡,可称得上是为数不多的百岁寿星。但毕竟岁月不饶人,随着年事增高,父亲的行动越发迟缓,话也越来越少,迷糊的时间越来越长。每天午后3点多,是他一天中神志较为清楚的时刻。人老了总爱怀旧,他总是絮絮叨叨来回说着一些陈年往事,让我心中有了一个念想:用文字把父亲的故事记录下来,把祖辈们的勤劳勇敢、善良朴实、诚信做人的传统作为家风家训保存、记录,以此激励后人。于是,我们请来了镇中学的退休教师卫学民,把父亲的故事整理成文。
  黄河岸边能吃苦的小纤夫
  吾父罗新民,小名都昌,1920年9月21日(农历八月初十)出生于陕西省合阳县百良乡岔峪村。由于家境贫寒,5岁丧母,年仅10岁便跟随祖父(罗万恒)来到蒲州城的知府巷,在西门外的黄河岸边上当起了纤夫,主要的劳作是把河津北山的煤炭,经黄河—渭河运往陕西。顺水行舟漂流,逆水全靠纤夫在河边拉着行船。黄河纤夫是一个异常艰苦又危险的职业,夏日酷暑烈日炎炎,他们赤身露体、汗流浃背,浑身上下被晒得黑不溜秋。寒冬腊月,过滩行走,遇水跋涉,身上冻裂出一道道口子,用手一扑拉,皮肤像鱼鳞一样一片片掉了下来。风高浪急,急流险滩,命悬一线,对纤夫们来讲却是家常便饭,苦难的童年,磨炼出父亲一生百折不挠、坚韧不拔的铮铮铁骨。这段艰辛苦难的岁月,至今让年迈的老父亲刻骨铭心。
  蒲州东关杂货铺的诚信经营
  1935年,父亲15岁,为了让他不再从事黄河纤夫的苦难生计,祖父让父亲跟人学裁缝,以便掌握一门安身立业的手艺。学徒期间,父亲每天在店铺里干完活,便抽空到河难上挖野菜、打猪草,不但家里省了菜钱,而且每年能卖三、四头肉猪,以补家用。
  18岁那年,父子俩有了一点积蓄,便在蒲州城东关开了一个烟酒食品店。从此,父亲便开始了他一生维持生计的经商之路。
  1940年,20岁的父亲娶妻成家,娶了老蒲州城的李翠绒为妻,第三年生下我大哥罗永福,好日子总算开了头。谁知祸从天降,父亲二十五岁那年,妻子因病身亡。后经人介绍,又续弦老商州城南的石贞月。祸不单行,第二房妻子因难产致母子双亡。接二连三的天灾人祸,曾一度使父亲神志恍惚、心灰意冷,无心打理生意。店铺里储存的许多成品和原料变质、霉烂,最后不得不关掉铺子,迁移到新胜街。1950年春节,父亲娶了栲栳尚信村的高素珍为第三房妻子,当年年底生下我大姐罗新芹,父亲这才慢慢地走出失妻丧偶的阴影。
  1951年,父亲31岁时,继祖母把陕西合阳老家的房产卖掉后把钱占为己有,祖父与继祖母吵翻了脸。一气之下,祖父带上我父母和我大姐来到栲栳镇,以三石小麦,租期五年住在姬朝林家(1957年又租住在姬培林家)。父亲买了一辆自行车,逢集赶会摆布摊,以维持全家生活。
  1956年公私合营,父亲成为栲栳供销社的职工。1960年,买了魏风林家半座院及三间门房,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家院。1963年,因工资太低,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,父亲不得不辞掉公职,回到生产队务农,农闲时,便逢集赶会摆摊,以补家用。
  1965年四清运动中,工作队把父亲的经商活动定性为“投机倒把”。父亲遭批斗、写检查,倍受歧视。由于我家孩子多,欠生产队的口粮钱,父亲被迫卖掉了家中值钱的自行车、缝纫机。
  1968年,为了多挣工分养家糊口,年近50的父亲到生产大队的砖窑上干苦工,主要是拉砖坯子。干了三年,他又开始从窑厂给永济的电机厂、农药厂、发电厂送砖。每天早上,中午在生产队干两晌农活,下午到窑场装一小平车砖(250块,重500公斤)。回家吃过晚饭,连夜送往永济。父亲在前边拉,我在后边推。下坡时是一溜小跑,上坡时是前腿弓、后腿蹬,汗流浃背、气喘吁吁。打一个来回30多公里路,通常回到家中已是深更半夜。
  1973年,生产队为我家规划了一座院基,我和父亲到风陵渡买了几十根椽,用小平车往回拉。天黑时走到首阳村,借宿在郑庭坤家,人家硬是管了一顿饭。这件事一直挂在父亲心上,他多次对我们几个子女说:“人常说,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,我和人家素不相识,不能忘了这个人情。”2013年,父亲带上大哥和四弟,专程前往首阳去谢恩,不料郑庭坤已去世,对此父亲深感遗憾,至今常常念叨不已。
  捡拾重金归还失主的善行义举
  父亲大半辈子经商,风里来雨里去,四处奔波,吃尽了苦头。他一生精打细算,勤俭持家,从不肯乱花一分钱。他始终秉承诚信为本、正直做人的传统美德,从不取不义之财。父亲一生生育了9个子女,由于家贫怕养活不起,把4个儿女送与他人。但面对经商中的意外之财,他从没有非分之想。他常常对儿孙们讲: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不义之财不可取。”
  1958年,一天午后,父亲骑着自行车,沿着铁路边上的人行道去风陵渡收货款,半路上遇到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用自行车拖着两半截麻袋,车子倒在铁路旁,父亲帮他把车子扶起,问他载的什么货,小伙子说是“煮青”(颜料)。父亲问他去哪儿,他说是回风陵渡棉加厂。父亲说,我也是去风陵渡,顺路给你捎上一包。由于父亲常年骑车带货赶集,骑车可谓是轻车熟路、得心应手,到了风陵渡路口,迟迟不见小伙子的人影。当小伙子满头大汗赶上后,父亲帮他把两个袋子捆牢。分手时,小伙子拉着父亲的手,激动地说:“叔,我今天遇到您这个好人了,这麻袋里装的都是钱,是从永济银行给棉加厂领的棉花款。你今天要是把麻袋拿走了,我就得坐监狱了。”其实,做了大半辈子生意的父亲,早在抬麻袋时已摸出是钱,并非“煮青”。
  1979年,父亲在临晋七级摆摊卖调料,在摊位旁拾到了张支票,计900元,因没有失主认领,他回来后便把支票交给了栲栳信用社,信用社的工作人员根据支票上的印章,打电话给临晋信用社,最终找到了失主。
  1983年,父亲在永纺街上摆摊,一个老妇人把手提袋遗在摊位上,父亲打开一看,袋里有500元现金,当老妇人返回寻找时,父亲让她检点了钱数予以归还。还有一次,永纺幼儿园的一名女教师不小心把一张邮局汇款单遗失在摊位,父亲收摊后,把汇款单送到幼儿园,由一位李姓老师转交给失主。
  积德行善人常寿,五世同堂福满门。为生计而奔波了大半辈子的老父亲,在述说自己苦难岁月的往事时,总要对今天的太平盛世连连称颂,感慨地说:“我哪能想到能过上这么好的光景,感谢共产党,感谢好时代!如今,儿孙一个个学业优秀,事业有成,五世同堂,人丁兴旺,我这辈子足矣!”
(编辑:张波)
                      
顶:0 踩:0
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:
当前平均分:0 (0次打分)
上一篇 下一篇
网站声明
    运城日报、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“运城新闻网-运城日报 ”。
    凡本网未注明“发布者:运城新闻网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|  |  |  |  | 
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
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追究
授权法律顾问: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
新闻热线:0359-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:0359-2233350 2233273 Email:yunchengnews@126.com 业务合作QQ:439433670 / 6906381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90001